<track id="jj77h"><ruby id="jj77h"><ol id="jj77h"></ol></ruby></track>
    <address id="jj77h"></address>

              瑞祥小說網

              繁體版 簡體版
              瑞祥小說網 > 以武當之 > 第564章夜市

              第564章夜市

              “呵呵,真有意思?!?

              最終黑臉大漢也只是一笑而過,雖然都是一方霸主,但是他也是屬于最弱的存在,若不是因為上面有人,他早就被生吞活剝了。

              和這小娘們開個玩笑還行,真要扯起了,怕是等不到上面來人,他就被圍攻致死了,再說了,如今來的這些家伙里,除了最強的童光秀,這位真正的入真境強者以外,其他人出身的地方,都只能算是窮鄉僻壤!

              “好了,各位道友,今天這地,我誰也不給,我自己要了?!?

              軒轅澈獨自一人,站了出來。

              他看著這幫家伙,臉上的表情很是微妙,“這地說大也不大,說小也不小,各位都是此界大能人物,外界還有很多尚未開辟的方外之地,按照慣例,此地便是本座所得,各位,請回吧!”

              軒轅澈說得輕松,但是話語中,卻充滿了不容爭執的語氣。

              場上,一下子安靜了下來。

              所有人都望向了一個人,中間的那個唇紅齒白,眉清目秀的少年,他生得甚好看,比起一般的仙子,那也是綽綽有余。

              別說是女人,就是男人看見了他也忍不住要動一些歪心思。

              這位便是赫赫有名的童仙溪,童修士,同時也是一個大星界的界主,據說他父親乃是靈界一大能之后。

              所以家底豐厚,而且天資卓越的他,早早就修煉到了入真境,別說是在本星界了,就是在整個星河里,那也是數一數二的大能。

              因此,在場修士,都很服他。

              這座大陸雖然是軒轅澈發現的,但是這里靠近童仙溪星界,不然,他也不會突然駕到了。

              事實上,在這里的二十個修士,包括軒轅澈在內,都是因為距離夠近,所以才能夠很快的抵達。

              現在要對這座大陸的所有權進行瓜分,那自然而然的,這位童修士的看法,是必須要尊重的。

              軒轅澈倒是沒多在意,他最關心的還是自己的徒弟和徒媳,至于這座大陸,他不要也沒什么,他軒轅澈在天相大星界也是前面幾位的強者。

              還不至于淪落到和人爭奪一座地階上品大陸的地步,太丟份了。

              果然。

              那童仙溪淡淡搖頭,“這里是軒轅兄先發現的,那于情于理,自然就是歸軒轅兄處置了,當然,其他道友也可以通過買賣的方式,和軒轅兄換取了,各位應該清楚規則?!?

              他的話一說出來,基本上就蓋棺定論了。

              在場諸位即使不給軒轅澈面子,那也是不敢和這位做對的,所以他說的話雖然很讓人沮喪,但是沒有人反對。

              “那好,既然童兄都這么說了,我等自然也沒有什么意見,既然如此,軒轅雄這大陸就歸你了,我等在此恭賀軒轅兄!”

              一眾老狐貍修士,盡管心里面有再多的不愿意也只好閉嘴了,而且還得祝賀軒轅澈。

              “那既然如此,就謝過各位道友了,軒轅去了?!避庌@澈對著眾人拱拱手,攜手帶著玉嬌嬌消失在了原地。

              ……

              天云大陸外圍。

              天云子露出千里真身來,他把整個大陸都藏了起來,然后提心吊膽的看著外面的那20多個大能修士。

              一旦情況不對,他就會及時跑路,不會有任何絲毫的猶豫。

              畢竟他又不是傻,在這些大佬面前逞強,那不是找死嗎?

              天云子緊張無比的等待著,可是想象中的大混戰并沒有到來,反而是過了不到半刻鐘的時間,那幾十道強橫的氣息分別消失在了遠處。

              一下子消失不見了,干干凈凈的。

              “?”

              天云子很疑惑,他利用神識探查了一下,發現大陸方圓萬里以內已經沒有了其他同境界修士的蹤跡。

              再擴大三萬里……

              五萬里……

              終于,他發現這幫人已經走了。

              “?”

              天云子內心疑惑更甚。

              而此刻在他不知道的地方。

              拍賣行的地下室里。

              軒轅澈和玉嬌嬌并肩而立。

              看著面前的兩具包裹在冰層中的尸體,正是姜洛凝和姜洛霜二女的,從她倆被寧川包裹起來,直到現在,才過去了不到三天。

              “你那傻徒弟呢?怎么沒在?”

              四下環顧,沒發現任何一個男的,玉嬌嬌好奇的問道。

              “呵呵,現在他可出不來,再說了,他恨我入骨,要是見面了也不是很痛快的,你就別再找了?!避庌@澈笑道。

              “哦,”玉嬌嬌點點頭,她也沒多想,繼續打量著這兩具尸體。

              她們的靈魂早就毀掉了,唯有肉身保存下來,如果按照尋常的看法,這二女肯定是死了的,事實上,也正是如此。

              當初二女知道那靈魂力量的可怕,知道寧川是不可能憑借寒冰的力量就能阻擋下來的,只有二女合力,以她們的靈魂為盾,才能讓寧川安然無恙的活下來。

              這也是唯一的辦法,否則,都得死。

              “幸虧她是我朱雀宗的傳宗弟子,已經被種下了靈印,否則,即便是大羅金仙,只怕也無能為力!”

              玉嬌嬌靠近觀察了一下,才點點頭說道。

              “情況如何?”

              軒轅澈問道。

              “朱雀印,第一輪轉世需要的能量不需要太多,重要的是修士本身的力量,來與其融合,契合度高的話,只需要沉睡個一兩年,便能恢復?!?

              玉嬌嬌介紹道。

              “一兩年……那還是太久了,不行,你想個辦法,你能不能傳一部分修為,減少這個時間?!避庌@澈問道。

              “嗯……這樣吧,我將一部分神識留在她的朱雀印上,這樣,我可以暫時控制這朱雀印,然后,就可以在這段期間里慢慢的吸收這朱雀印上的能量,這個速度雖然很慢,但總歸還算是有點效果?!?

              玉嬌嬌想了一下,說道。

              “最快多久?”

              “十個月左右?!?

              “還是太慢!”

              “這還慢?要不你來?”

              玉嬌嬌立馬就不樂意了,她瞪著軒轅澈,“你以為我們朱雀宗傳承的這功法,很好修煉么?我修煉了一千四百年啊,一千四百年!十個月已經是逼近我的大限了,軒轅澈,你最好別太過分了!”

              ……

              “那好,就十個月,不過,你能破開這一層冰霜嗎?”軒轅澈接著問道。

              “難道這應該不是你干的活?”玉嬌嬌盯著他,“軒轅前輩功力高深,威明遠揚,神通廣大,高深莫測,怎么可能連這小小的冰霜都解凍不了呢?您說是吧?”

              “別開玩笑了,我真不行?!?

              軒轅澈嘆了口氣,“也不知道這傻小子哪里來得機緣,這天地間所生的萬物中,萬年難得一見的奇物,居然被他遇見了好幾樣,這冰霜就是其中一種?!?

              “這冰霜有什么奇怪的,難道能比五方冰精更可怕?!庇駤蓩善财沧?,不屑一顧的說道。

              她口中的五方冰精,是一位靈界的大能所修煉的靈物,張口噴吐之間能夠凍結一方大陸,無比可怖!

              不止如此,五方冰精還有吞噬萬物的詭異功效,若是被五方冰精附身,除了自爆,根本逃不脫。

              但這東西,只怕也只有那些靈界的頂級強者才擁有吧!

              “呵呵,如果我說五方冰精的主體是這冰霜的一部分,你信嗎?”軒轅澈笑了笑,說道。

              “什么?”玉嬌嬌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好了,好了,先試試吧,看看你的朱雀真火能不能夠把它給融化了,不行的話,我再找幾個人來?!避庌@澈道。

              “好?!?

              玉嬌嬌說著,玉手一伸,一股絢爛的火焰出現在了她的掌心,旋轉著,然后飛出一只朱雀一樣的火鳥,然后撲入了面前的冰層里!

              開始熊熊燃燒起來。

              玉嬌嬌皺眉:“咦?”

              她發現這些冰層居然能夠抵抗住她的朱雀真火的炙烤。

              過了好久,這些冰霜居然是一點沒動!

              沒有絲毫融化的跡象!

              “我就知道會是這樣……”軒轅澈在旁邊輕輕的嘆了口氣。

              “你看起來好像有什么事情瞞著我?!庇駤蓩芍棺×诵袆?,看向軒轅澈。

              ……

              寧川一路往北,走了不知道有多久的距離,反正是挺長的了,大概走了兩天吧,這兩天的時間,他都沒有停下。為什么呢?因為他感覺到了水白明就在前方。

              水白明的實力在金丹境,超過了現在的他。雖然自己的意志力是遠遠勝過水白明的。

              但是,現在畢竟人家是金丹境,而自己只是筑基境巔峰。所以寧川也知道自己的實力究竟是不能夠再對他發起強行的進攻的。

              水白明似乎也知道寧川在跟著自己,但是他并沒有主動的來對付寧川,也沒有提高速度。

              可能是把寧川當成了甩不掉的臭蟲一樣。也就讓他跟著了,反正自己也不會身上少一塊肉什么的。寧川還在很有耐心的跟著。

              沒辦法。水白明身上的那股神秘的液體對它的吸引力很大。直覺告訴他,這一定是自己想要的一樣東西,所以他必須拿到。

              因此,這兩天的時間,水白明走走停停,他也跟著走走停停。

              走的距離并不長。

              不過也是走出了一百多里的距離的。

              寧川感覺到水白明的蹤跡在前方五六十里的地方停了下來。他也就跟著停了下來。

              自己還是不敢靠的太近,也可能是心虛。也可能是其他什么的別的原因。寧川在旁邊的石頭上坐了下來。他打量著四周的環境,這是普通的山道。

              除了旁邊是濃密的樹林以外,其他地方感覺還不錯。其實這地方的土匪除了被自己給整沒了的那個南邊的寨子以外,就沒有其他別的了。

              所以說這地方比其他地方安靜了許多。

              寧川相信附近的土匪都聚集在某個地方,所以他現在是找不到任何土匪的,所以就比較安靜。

              他坐在石頭上,慢慢的,拿出了那個畫軸,看到了畫上的三個人。左邊是他,一臉英氣,看上去英俊瀟灑,很有魅力。

              右邊是姜洛凝,一身白衣,恍若天仙臨世。

              二人一手牽牽著一個七八歲的俏生生的女童。

              雖然明知道這是另外一條時間線上的自己。這個姜洛凝也不是自己心里的那個姜洛凝,但是,寧川還是感覺到了一絲心安。

              他看著這幅畫,以至于一時間都入了神。周圍的環境自然而然的就被他有意無力的給忽略了。

              所以,他也沒有看到旁邊的濃密的樹林子里突然竄出來的一只黑熊。這可不是一頭普通的黑熊。它站起來足夠有兩三個人那么高。個頭很大。

              最關鍵的是,它的塊頭也很足。

              它看了寧川一眼,然后發出了一聲吼叫。寧川反應過來,看著近在咫尺的黑熊,嚇了--跳,下意識的往后面退了退。同時收起了手里的畫軸。

              他看著那黑熊,手里的力量在凝聚,準備給它來上狠狠-拳。忽然他呆住了,他發現這頭黑熊的境界很高。

              起碼得是元海境修為。

              這是一一個怎樣的概念?

              要知道當初在萬妖窟的時候,寧川看見的那些妖魔。都才是凝液境修為能夠抵達元海境,已經成為妖王級別的人物了,都已經是能夠統領一方妖魔了。

              再看面前的這黑熊,還是個光桿司令呢。

              那頭黑熊見到寧川,緊張的看著自己,充滿了戒備。它自己卻不惱怒,也沒有上前來撲寧川的心思,反而是沖著寧川吼了吼,隨即轉身朝著濃密的林子里走去。它那意思好像是要逆穿跟上來瞧瞧。

              寧川怎么可能去呢?

              他看著這頭黑熊,不知道它肚子里在搞什么鬼,也不知道這林子里有什么危險。所以一時間愣在了原地。正在思考是不是要趕緊離開的時候,那頭黑熊突然又從林子里竄了出來。然后對著他吼了吼,然后轉身又朝林子里跑去。

              這下意思很明顯了,它就是要寧川,跟著自己走。寧川看到這個情形,皺了皺眉頭。

              他想了想,決定跟上去瞧瞧。反正自己在這個世界死了,在現實世界會恢復過來,也沒什么損失。所以他準備跟上去瞧瞧。既然這頭黑熊想要自己去看看,

              那肯定是有什么目的。想到這里,寧川也不害怕了。

              大不了就是一一個夢醒了罷了。

              于是他跟著向密林里走去。林子很茂密,那些樹葉枝繁葉茂的。

              寧川隨手一擊,震散了那樹枝,樹枝四散而開,露出了一個缺口。這才發現林子里有-條小路蜿蜒著通往山谷。那黑熊正不緊不慢的朝著山谷里走去。

              ……

              “那是什么?”

              順著黑熊,寧川也看到了,山谷里,掩映的古建筑群,他恍然大悟!

              原來這地方是有一個遺落的宗門遺跡??!

              寧川聯想到黑熊的修為已經抵達了元海境,頓時就明白了過來,沒有猜錯的話,這黑熊應該是這個宗門的護宗靈獸的后裔。

              “去看看?!?

              秉持著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思想,寧川準備去看看。

              他腳下的步子輕快,速度施展的很快的他,輕而易舉的就追上了面前的黑熊,不過他并沒有超過黑熊,也沒有跟著它一起走,反而是跟在了黑熊的后面,大概一丈左右的位置。

              這個位置剛剛好,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他也能夠及時反應過來。

              ……

              很快,來到了這遺跡的面前。

              寧川首先看到了那破敗的大門,看著那高達十幾丈的大門,可以聯想到它沒有破敗,以前是多么的金碧輝煌,宏偉壯觀,這種規模的宗門。

              也只有元嬰境大能才能開得起了。

              沒有找到任何能證明這個遺跡身份的牌匾之類的東西,寧川暫時還不了解這個遺跡,所以他準備再往前深入了解一下。

              這個時候黑熊不見了蹤影。

              不過也不重要了。

              寧川穿過了大門,往最近的一個宮殿走去,這個宮殿的門匾還算清晰,遠遠的就看到了三個大字——“云雨宮”

              保存的還算完好,不過,讓人奇怪的是,距離大門只有不到10丈的距離。

              “嘎吱……”

              ……

              “那是什么?”

              順著黑熊,寧川也看到了,山谷里,掩映的古建筑群,他恍然大悟!

              原來這地方是有一個遺落的宗門遺跡??!

              寧川聯想到黑熊的修為已經抵達了元海境,頓時就明白了過來,沒有猜錯的話,這黑熊應該是這個宗門的護宗靈獸的后裔。

              “去看看?!?

              秉持著有便宜不占王八蛋的思想,寧川準備去看看。

              他腳下的步子輕快,速度施展的很快的他,輕而易舉的就追上了面前的黑熊,不過他并沒有超過黑熊,也沒有跟著它一起走,反而是跟在了黑熊的后面,大概一丈左右的位置。

              這個位置剛剛好,如果出了什么意外,他也能夠及時反應過來。

              ……

              寧川首先看到了那破敗的大門,看著那高達十幾丈的大門,可以聯想到它沒有破敗,以前是多么的金碧輝煌,宏偉壯觀,這種規模的宗門。

              也只有元嬰境大能才能開得起了。

              沒有找到任何能證明這個遺跡身份的牌匾之類的東西,寧川暫時還不了解這個遺跡,所以他準備再往前深入了解一下。

              這個時候黑熊不見了蹤影。

              不過也不重要了。

              寧川穿過了大門,往最近的一個宮殿走去,這個宮殿的門匾還算清晰,遠遠的就看到了三個大字——“云雨宮”

              保存的還算完好,不過,讓人奇怪的是,距離大門只有不到10丈的距離。

              “嘎吱……”

              推開大門,寧川渾身一震周圍的灰塵都被震散,并沒有任何的灰塵落到他身上。

              他又幾下操作,周圍的灰塵就穩穩的落在了地上,并沒有遮擋視線。

              他這才觀察起整個大殿來。

              只見殿內,一片空白,什么擺設都沒有,就好像空曠的禮堂一樣,只有最中間擺著一個蒲團,上面有一具骨骸,從穿著的衣服來看,應該是這個宮殿的主人。

              寧川走了過去。

              看到了骨骸穿著的衣服,上面的云雨兩個篆字,更加確定了自己的這個想法。

              四下看了看,這個大殿已經被搬空了,沒什么遺留,他想了想,朝著旁邊的后后殿走去,一進去,這才發現進去了一個獨立的小空間。

              這是一處山水華庭。

              寧川出現在小亭之中,面前的石桌上擺著一盤已經干癟的不像樣子的葡萄,只有遠處的假山上,流下來的水,還有些許生氣。

              周圍全是一些小亭子之類的,遠處是一個大大的宮殿。周圍有很多附屬宮殿,寧川自然知道這里就是真正的云雨宮了。

              他來了興趣,順著旁邊的小路,往遠處的宮殿行進,可是沒有走幾步他就碰到了一處斷層。

              這里的木板鋪成的道路,距離對面有一丈左右的距離,而中間的木板,不知去向,從裂縫來看好像是被撞碎的。

              “池子里會不會有什么怪物?”

              寧川這么想著,突然看到池子里,飛出了一個白花花的身子,然后朝著自己伸出長長的舌頭,就是卷向了自己的脖子!

              寧川瞬間出手,手一揮,一股狂風帶起來,朝著那長舌頭卷去!

              那長舌頭似乎早有預料,竟然一縮,直接躲過了這狂風,繼續纏繞上寧川的胳膊,想要將他給纏繞起來!

              寧川臉色一變,用另一只胳膊擋開了長舌頭,身體一矮,避開了長舌頭。

              “轟??!”

              他剛避開,他剛才站著的地方,就炸響了一陣悶雷聲。寧川的背脊一涼,抬頭一望,就看到一個巨大的黑色蛇頭,正盯著他。

              寧川一驚,他這個時候終于注意到,這個蛇頭竟然足足有三尺多大!

              “這是什么怪物蛇?”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辣嘛视频xxxx

                <track id="jj77h"><ruby id="jj77h"><ol id="jj77h"></ol></ruby></track>
                <address id="jj77h"></addres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