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track id="jj77h"><ruby id="jj77h"><ol id="jj77h"></ol></ruby></track>
    <address id="jj77h"></address>

              瑞祥小說網

              繁體版 簡體版
              瑞祥小說網 > 吾有家妻上柱國 > 第35章 摟草打兔子

              第35章 摟草打兔子

              真正的直臣往往都落不得好下場,尤其是在這表面光鮮亮麗背地里卻腐朽不堪的大周朝。

              前有軍神武穆被天下盟勢力誣陷,被一紙無字詔書逼死于長安城中。

              后有故燕國公孤軍死守楓州而鄰州軍隊作壁上觀,以致故燕國公死無全尸。

              季鸞兒提及大周皇帝的時候總是語氣不善,這種怨恨是刻在骨子里無法消除的,所以秦少羽清楚的認識到,鎮北將軍府和北周朝廷是永遠尿不到一個壺里了。

              陳豐老夫子已經不在哭泣了,緩了挺久終于緩過來,雖然不是秦少羽的功勞。

              一名莊稼漢打扮的中年漢子光著腳從田地里走出來,他身上還掛著零星的稻草,腰間別著一把鐮刀,看起來是個專業的莊稼漢,但仔細品味卻能感覺到此人的氣度非凡。

              就是他,在因詩觸情哭泣不止的陳老夫子身邊說了些話,陳老夫子就逐漸停止了哭泣,而且老人家還時不時的轉頭看上秦少羽兩眼,那眼神有些意味深長的感覺。

              “羅平,你聽的到那中年漢子說了什么么?”秦少羽對這個莊稼漢產生了好奇,他可不認為一般的莊稼漢能和在這位老夫子面前說的上話。

              “姑爺,那個莊稼漢似乎認得你,在跟陳老頭兒介紹你呢,”羅平依舊是深挖鼻孔,這次不知道從鼻子里挖出了什么,手指不停地搓動。

              “你他娘的再在我面前這么惡心,信不信我把你踹地里去!”秦少羽實在忍不住,抬起腳就朝羅平踢了過去。

              羅平矯健的朝后一閃,笑嘻嘻的把手放下,手指在褲子上蹭了蹭。

              這時候,那位中年人和陳老夫子竟然說笑了起來,兩人的笑聲很突兀的出現,就像是剛剛沒有人在悲傷痛苦一般。

              “陳夫子,這位是......”秦少羽看著時機差不多了,便走上前去,抱拳躬身行禮。

              “我是這莊子上的住戶,人們都管我叫李四,平時和陳夫子交好,今天特地過來幫陳老夫子割稻子的,沒成想,竟然遇見了將軍府的姑爺,”中年漢子大大方方的自我介紹道。

              張三李四的李四?秦少羽露出了一抹古怪的神色,但轉瞬即逝,連忙抱拳施禮。

              他自然是知道,陳夫子為人清高,與他結交之人也都是不凡之人,所以絕不能怠慢,否則會讓陳夫子不喜。

              “后學末進秦少羽,見過李四叔,”秦少羽的社交牛掰癥一直都挺嚴重的。

              “聽陳師說你將軍府要開設學院?”李四叔笑著問道。

              “沒錯,幽州地處偏遠,文教不興,經常被中原人士稱作野蠻人,小子以為,在幽州多多開設學堂,開啟民智,教化全民,這件事已經迫在眉睫!”秦少羽深吸一口氣,正色道。

              “可是幽州已經設有幽州武學院了,你這樣光明正大的開設鎮北學院,豈不是與其叫板?”中年人繼續問道,語氣也頗為嚴肅,“誒,你這葡萄釀給我嘗嘗?!?

              “幽州武學院?哼,不過是天下盟和世家大族聯手搞出來的一個表面冠冕堂皇實則藏污納垢的腐朽之地罷了,”秦少羽雙手奉上水袋,說得輕松,似乎對幽州武學院這個龐然大物毫不在意。

              “少年口氣不小,鎮北學院,哈哈哈,有意思,有意思,”中年人品嘗了一口葡萄釀,頓時感覺一股甘甜清涼,精神一震,撫了撫自己的短須,點頭笑道,也不把水袋還給秦少羽,而是重新遞給了陳夫子。

              『加入書簽,方便閱讀』
              辣嘛视频xxxx

                <track id="jj77h"><ruby id="jj77h"><ol id="jj77h"></ol></ruby></track>
                <address id="jj77h"></address>